塔山自然實驗室

TNL.org.tw

nanproj.jpg (7359 bytes)
begin1.gif (8067 bytes)

我們不能說南仁山計畫是何等之偉大。但是,在已近二十世紀末,臺灣的植物生態學者還是一再地重覆進行植被調查的這個時候,它已經默默地進行了11個年頭,並且為未來的植物生態研究立下了一個典範。

這一切都要從1989年說起…當時正在美國加州柏克來大學攻讀博士的孫義方決定回臺用本土植被來作為他的論文素材。由於孫義方在大四時曾於臺大植物系謝長富老師選修專題研究,因此很自然地向謝老師尋求協助,並得到謝老師的首懇。同時期參與研究的還有當時在臺大植物系擔任助教的楊國禎與在謝老師實驗室就讀碩士班的謝宗欣(後來就以南仁山研究為其論文題目)。他們帶領了一批主要來自臺大、東海、南師等校的學生,為南仁山計畫開啟了它的契機,也為日後的所有研究奠定了基礎。

在學術研究層面上,南仁山計畫有兩個深遠的意義:

  1. 永久樣區的設置,使樣區複查與進一步之研究得以展開。
  2. 多樣性、相互關連的研究,讓生態研究與植被調查不再畫上等號。

這個世紀即將進入尾聲,南仁山計畫也要堂堂地向第十二年邁進。這也許是一個令人驕傲的數字,因為大概沒有人在一開始會認為它能夠持續這麼久。但是,這也許是一個新的轉戾點,也許,已經到了所有關心它的人應該好好再重新檢討這個計畫的時候了。


本站所有資料均屬原作者所有,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若有使用上的需求,請與原作者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