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自然實驗室

TNL.org.tw

V﹒楓樹與楓香名稱混亂的原因及其影響

目前我國植物學與樹木學文獻中,常把楓樹與楓香樹交互混用;而且似乎都有所根據。最常見的文獻來源大概有三種。第一是商務印書館的「植物學大辭典」(1918);第二是陳嶸著的「中國樹木分類學」(1937);第三是開明書局的「中國植物圖鑑」(1937)。實際上這兩個名稱的混用,其來有自。最早的錯誤發生在東晉時代。茲簡述於下:

一、郭璞爾雅注:「楓,樹似白楊,葉圓而歧,有脂而香,今之楓香是。」

他的結論說「楓就是楓香」。可是若稍加分析就可知道郭璞的注釋是一種錯誤。按郭璞生於西晉武帝咸寧二年(西元276年),卒於東晉明帝太寧二年(324年)。嵇含的南方草木狀完成於西晉惠帝永興元年(304年),比郭璞稍早。可是兩人對於楓香樹的描述卻完全一樣。但若從記錄的繁簡來看,郭璞抄錄嵇含的可能性較大。嵇含除了說「樹似白楊,葉圓而歧,有脂而香」之外,還有開花結實的時間,果實的形狀,以及「惟九真郡有之。」郭璞忽略了產地;才把楓樹與楓香合而為一。

二、蘇敬等著新修本草(唐高宗顯慶四年,西元659年)。書中在「楓香脂」條下說:「(楓香)樹高大,葉三角,商洛之間多有之。」

新修本草目前已經散失,上文錄自宋朝本草衍義所引的文句。蘇敬所以說「商洛」(今陝西及河南)多有之,想必是把楓樹與楓香認為是二種樹木。否則,從近代調查結果,直到民國二十四年都沒有發現陝西省的楓香,何以在唐代就已經「多有之」了呢?由於蘇敬的錯誤引用,又使宋朝的「圖經本草」(蘇頌等著,1062年完成)中,更誇大其詞說:「所在大山皆有之」。到了寇宗奭的「本草衍義」(1119)也只好照錄。

三、邢昺的爾雅疏(唐末宋初)是一本頗著聲譽的字學書籍。他對「楓」字的註解如下:

楓,攝攝【同註3.1】;(郭璞)〔註〕:楓樹似白楊,葉圓而歧,有脂而香,今之楓香是。案本草唐本註云:樹高大,葉三角,商洛之間多有之是也。」

邢昺不但對楓樹毫無認識,並且把字書及本草的錯誤合而為一,更增加了後世考證的困難。楓樹的葉片多為五角,他們都沒有真正看到過楓香,只根據文獻做結論。

四、李時珍的本草綱目(明萬歷二十一年,1593)是一本集合歷代文獻大成的名著。李時珍可能確實看到過楓香。第一版金陵版就已附有楓香的圖片,可是目前國內並無此版。最早的版本是江西本(1603)。所附木刻楓香圖雖甚簡陋,但仍充份表現出楓香的特徵(圖2A)。葉片互生,三裂,果房球形,有刺,這些都是Liquidambar的特點,不致再被誤解。到崇禎十三年(1640)錢衙版中的附圖更是清晰可見(圖2B)。直到清光緒十一年(1885)第七版中有第三次圖版(圖2C),仍然名實相符。可是本草綱目的文字中,卻依舊把楓與楓香合而為一。重要字句如下:

楓香脂(唐本草)
〔釋名〕(時珍曰)楓樹枝弱善搖,故字從風。
    (頌曰)爾雅謂楓為攝攝。
〔集解〕(恭曰)楓香脂所在大山中皆有之。
    (頌曰)今南方及關陜甚多。樹甚高大,似白楊,葉圓而作歧,有三角而香。二月有花,白色,乃連著實,大如鴨卵,八月九月熟時,曝乾可燒。南方草木狀云:「楓實惟九真有之,用之有神,乃難得之物。」……說文解字云:「楓木厚葉弱枝善搖,漢宮殿中多植之,至霜後葉丹可愛,故稱楓宸。…」

    (時珍曰)楓木枝幹修聳,大者連數圍。…其實成毬,有柔刺。嵇含言楓實惟出九真者,不知即此楓否。

從李時珍的引文和他自己的描述,確實知道「楓香脂」是楓香樹的樹脂,但是他誤讀了郭璞和邢昺的爾雅註,把楓香當做楓樹。所以才有「楓宸」的解釋。不過,他雖然從蘇頌的圖經本草抄錄了南方草木狀的描述,卻又懷疑「惟九真有之」的楓香「不知即此楓否」,真是自蹈羅網。本草綱目流傳久遠,影響巨大;不但後世的中國學者據以為證,連日本植物學界也受了他的影響。如我國的群芳譜(1630),廣群芳譜(1708),康熙字典(1716),說文解字注(1808)及植物名實圖考(1848)等都把楓樹與楓香混為一談。直到道光七年(1827)王筠在說文釋例中才明白分析楓樹與楓香是兩種植物;不但性狀各異,分佈地區也大不相同(見前文)。後來王筠又在道光三十年(1850)的說文句讀中再加說明。王筠說:

「今人誤讀郭(璞)注,謂楓即南方之楓
香樹,非也。二木相似而實則大異。」

他也曾在說文釋例中解釋他的理由說:

「倉頡籀斯,皆生北方。苟非橘柚錫貢,將儕於荔
枝龍眼,不為之專製字矣。況無大用如楓者乎?」

大意是說古人當年造字,多一字一物。所以北方原產的植物,多為單名。像原產江南的橘和柚,假若不是早就有人以貢品的方式送到北方,恐怕也要像荔枝及龍眼一樣,給它一個複合的名字,不會造出單名。何況不太有用的楓樹呢?足見古人不會故意把「楓」叫做「楓香」。郭璞不詳,誤把楓字解釋為「今之楓香是。」完全是他沒有見遇楓香的緣故。

雖然在爾雅及說文等字書以及本草書籍中,多年來都常把這兩種植物和兩個名字互為混淆,但是民間及文學藝術界並未受到錯誤的影響。因為古時教育並不普及,傳播也很困難。所以廣大的群眾和喜愛自然的藝文界人士,仍然把美麗的紅葉(Acer)叫做楓。可是自從日本人把這種錯誤再加渲染以後,影響到近代植物學家把楓香叫做楓。才使我國旅日學人借近代出版及傳播的幫助,快速地把此一誤解傳遍我國各個階層。現在來回顧一下日本對楓樹發生誤解的經過。

[上一節][目 錄][下一節]


本站所有資料均屬原作者所有,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若有使用上的需求,請與原作者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