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自然實驗室

TNL.org.tw

電影「返家十萬里」中的保育觀念

作者:楊國禎 靜宜大學副教授


「返家十萬里」這部電影在Amy車禍喪母及其緊接的鬱悶延展中開始不久,開發商人轟隆隆的推土機趁著清晨,大家尚在睡夢中的時候,一舉摧毀Amy家(?!)附近唯一的沼澤地,造成破壞的既定事實,過程中節節進逼的怪獸,迫使原本安詳孵蛋的加拿大雁媽媽,最後必須放棄牠的子女他遷。破壞後的沼澤倒木橫陳、滿目瘡痍,讓很多觀眾都會像男主角般的義憤填膺。相對著,結尾前Amy架著輕航機,在些許感傷的主題曲優美樂音的襯托下,帶領、導引她的子女(一群加拿大雁)越過寧靜安詳的沼澤地,在金色的陽光中優雅的降落保護區水池,適時的從另一批開發商人手中搶下一片天地,氣氛也立刻隨之變成歡愉,相信觀賞者不受感染也難!首尾連接,本片猶如開發與保育的拉鋸戰,而保育最後贏得勝利,當然包括Amy這家人在親情、友情、成長與「自然」間濃的化不開的互動關係。

然而本文必須指出電影中的保育觀念在轉折中,也經歷了「人本中心」架構與「自然中心」思潮的對決。片中保育官員執行的任務,代表著以「人」為中心的思想,藉由國家、法律付與的權利與義務,以人類利益至上的觀念,管理著人對自然的行為,也管理著「自然物」進入人類社會的行為。相對的,13歲的Amy透過自然界「第一印象」的認證,進入自然的運作中,在其親友的協助下,恰如其分的扮演加拿大雁媽媽的角色,並和她的子女一起成長。

保育官員在社區公聽會上訴求的是自然界除了開發外對人類所能提供的服務;對加拿大雁的態度是要進入人類社會就必須遵守人類規範,為避免發生事故,依法必須剝奪其飛行的能力;他到學校宣揚的保育觀念是如何了解動物習性,讓動物依照人類的想法進入人類世界。他執行的是職業道德,加拿大雁只是目標物,蹲鐵窗是必然的,要怎麼撞是你家的事。而Amy以她媽媽裹過她的衣物,背過她的背袋把蛋背回家;為了讓蛋能孵化,首次主動的去偷她父親的工作燈;可以拼命或隔離的方式去保護「牠們」免受可能的傷害;了解每隻雁的個性與特色,適時的給予鼓勵;適時的坐上輕航機表達他的願望,從鞦韆上下來提出見解;完全依照雁的習性與行為模式,摸索如何協助其完成生命的運行與旅程。

保育與開發、保育官員的行為與Amy家的做法交織,形成強烈的對比與觀念上的對決,加上Amy本身的遭遇與心路歷程,所謂的「人道關懷」處處閃耀著光芒。而候鳥或水鳥也不會因人類善意的劃出保護區,牠就會勉為其難的接受安排,牠們有自己的行為模式與運作法則,除非「人」願意走入牠們的世界。最後,希望退休後也能拿著獵槍巡視森林或沼澤,驅趕盜獵者。


本站所有資料均屬原作者所有,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若有使用上的需求,請與原作者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