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自然實驗室

TNL.org.tw

從紅樹林談保育

作者:楊國禎 靜宜大學人文科副教授 台灣生態研究中心研究人員

-- 本文原刊於新觀念雜誌1999年4月號,感謝原作者與新觀念同意本站轉載。因配合網站瀏灠方式的緣故,無法完全依照原始文章之版面編排,敬請讀者見諒。


生長在河、海交接地方潮間帶的森林叫做紅樹林,主要分佈在熱帶地區,東南亞更是主要的集中區,台灣只是分布的邊緣,竹圍的紅樹林是台灣目前最大片、最有名的,農委會已公告為『淡水河紅樹林自然保留區』(Fig.1)。這片紅樹林最主要的作用在它是台灣自然保育的一個前鋒,具有歷史的指標作用。當時台北縣政府希望把這塊土地拿來蓋國民住宅,而保育人士認為紅樹林是我們的國寶,是很重要的生態系,因為那堶悼芠ㄓO相當高,不能開發,經過長期的論戰後保留下來。此後保育的活動、觀念才慢慢在台灣推展、落實,這是民國60年代底、70年代初期的事情,也就是說它讓『保育』這樣一個觀念在台灣建立起來。

Fig2s.jpg (4052 個位元組)Fig3s.jpg (5391 個位元組)為什麼紅樹林會這麼受重視?主要在於漲潮時,紅樹林的生育地會淹水而形成所謂的水中森林。而在這河、海跟陸地交接的地方,不僅水、陸棲生物俱存,加上河流從上游攜帶下來豐富的物質堆積於此,亦可以養活眾多的生命。而一個淹水的地方,陸地植物要生存必須有它特殊的機制,如水筆仔(Kandelia candel)粗壯的根堶惆麭B是空隙,可以保存空氣而不會被淹死,就是它生存的法寶之一(Fig.2)。它傳宗接代的方式也很特殊,一般植物於果實成熟後會脫落或散出種子,等待好時機,種子再發芽長成下一代,但是這種沼澤地植物的種子在果實成熟的過程中就發芽了,伸出下胚軸(胚根)(Fig.3)(Fig.4)Fig6s.jpg (4475 個位元組)Fig5s.jpg (5798 個位元組)Fig4s.jpg (4149 個位元組),在樹上長成一棵小植物,像筆一樣掛在樹上,所以台灣最常見的紅樹林植物被稱為水筆仔。這種特殊現象即稱為『胎生現象』,跟高等動物懷胎生小孩一樣,讓很多人覺得不可思議。這隻『筆』最重的地方在下邊(胚根前端),最下端又是尖的(Fig.5),掉下來以後直接插在淤泥上,就是一棵新植物(Fig.6)。這種現象是淤泥的環境中最佳的著生利器。如果不幸掉下來時是漲潮而被潮水帶走,這樣的一棵小苗可以在海水堿”潃茪諝H上,足夠飄洋過海,運氣好的話可以到達另一個淤泥環境。因為最重的地方在胚根前端,一個海浪打上來或潮水過來,即會把它扶直、種好。這種特殊的生活史對近代科技文明發源的溫帶人們來說,是充滿驚奇而特別重視,幾百年來一直持續著,臺灣也感染了這股氣氛,成為保育的啟蒙者,研究方面也發揮了一些功用。

Fig7s.jpg (4372 個位元組)台灣紅樹林生長的環境主要在風浪較小的潮間帶,尤其是河口、灣地等容易累積淤泥的環境,這種地方紅樹林拓展的速度非常快,馬上可以大片大片的長起(Fig.7)。前陣子關渡的那一片水筆仔紅樹林擴張的太快了,長得太茂密了,影響到水鳥的生存空間,必須要疏伐。為什麼? 不是國寶級的嗎?怎麼可以亂砍呢?問題的背景是關渡沙洲本來高出水面,有人耕種,土地也是私有的,現在因地層下陷而沈到潮間帶堙A水筆仔在有種源又有生存空間等條件配合下,當然迅速擴展。但這裡是『關渡自然保留區』,主要的保護對象是水鳥,水鳥喜歡較空曠的地方,沒有鳥的話是很尷尬的事,而水筆仔應該長到較下游的竹圍『淡水河紅樹林自然保留區』裡,長在這裡顯然是弄錯了地方,當然被砍。

Fig8s.jpg (4939 個位元組)台灣的海邊大部分是砂岸,而且風浪大,這樣的環境紅樹林根本沒辦法建立、生存,它能生存的地方很少,因而數量非常的稀少,並且容易為風浪、泥砂掩埋摧毀,在台灣是極脆弱而變動不定的生態系,淡水河口的『挖子尾自然保留區』主要保護對象的紅樹林就正面臨這種威脅。以前的高雄瀉湖堨耵礸菪x灣最重要、最大片的紅樹林,因這裡沒什麼風浪,河流帶來的是淤泥,它自然蔓衍成片,但現在已為高雄港的水泥碼頭取代了,這造成了台灣4 種紅樹科植物中的紅茄冬(Bruguiera gymmorrhiza)細蕊紅樹(Ceriops tagal)兩種滅絕,然而在建港當時並沒有所謂的保育問題(Fig.8)。另依據廖日京教授所著『懷古滬尾』(1998,自印出版)記載,水筆仔係貿易商黃東茂先生自福建鼓浪嶼引入,栽植於竿蓁林(今竹圍),並非原生植物。竹圍紅樹林保衛戰時,台灣剛退出聯合國不久,國際地位低落,而社會經濟主體已由農業轉型為工商,環境的破壞現象也已呈現,加上台灣有三位學者參加的『世界紅樹林研討會』剛結束,是在這種因緣際會的情況下才把紅樹林的保育問題抬上臺面,成為保育工作的奠基者。

Fig9s.jpg (5034 個位元組)Fig10s.jpg (5365 個位元組)如果說這些紅樹林很重要,那麼台灣中海拔山區雲霧帶(海拔約1500到2500公尺間)中,坡度最陡、雨量最大的針闊葉樹混淆林帶,生長著樹最高、材積(生物量)最大、生物歧異度極高(每102公尺可達80種植物)、樹齡最長,只分布於台灣、Fig11s.jpg (4619 個位元組)日本、北美洲東西兩海岸的『檜木林』(Chamaecyparis forest),則更形重要(Fig.9)。生長其中的紅檜(Ch. formosensis)和臺灣扁柏(Ch. obtusa var. formosana)不僅是台灣的特有植物,幾乎全面分布於海拔約1500-2600公尺間的山區,而與其混生的台灣杉(Taiwania cryptomerioides)更是珍貴稀有的孓遺裸子植物,只生存臺灣和中國西南,屬名是以「台灣」命名,且樹高可達90公尺,為台灣之最(Fig.10)昆欄樹Trochodendron aralioides)在全世界這一科只有這一種且只分布臺灣、日本,更是重要孓遺的不具花被與導管的原始雙子葉植物後裔。其他自不待言(Fig.11)Fig12s.jpg (5629 個位元組)

檜木樹高40-50公尺、胸徑達兩公尺以上,不僅可糾結、庇蔭眾多的生物種類生長在一起,因他壽命數千年,更可捍衛者此台灣最容易崩塌的區域,這區域是賀伯災變中土石流的源頭。近八十年來檜木林是伐木的主要對象,如今已呈殘存狀態,近來農業上山,蠶食鯨吞,土地正快速淪陷(Fig.12)。如果『保育』可以延續其積極意義,建議可以從此開始,搶救棲蘭山檜木林是搶救臺灣中海拔維生生態體系的行動之一,希望70年代末搶救紅樹林的保育啟蒙運動,能逐漸轉換為90年代末實質的保育內涵,以防止台灣維生生態體系的崩潰。


本站所有資料均屬原作者所有,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若有使用上的需求,請與原作者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