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自然實驗室

TNL.org.tw

水生植物專區•4

Brasenia schreberi Gmel.

蓴菜(或名蒓菜) 是一種多年生的水生植物,古籍中有茆、水葵、鳧葵、馬蹄草等別名【注1】,是蓴科(Cabombaceae)蓴屬的唯一植物。分佈於泛熱帶地區,如東亞(蘇聯、日本、印度、中國)、美洲、澳洲和非洲的西部。中國大陸是蓴菜的重要分佈地,主要集中在長江中下游的江蘇、浙江、江西、湖南、湖北及雲南、四川等地區。

對於居住在臺灣的人來說,蓴菜是一種較為陌生的植物,過去在宜蘭的草埤和雙連埤都有它們的蹤跡,不過族群的數量很少,目前草埤幾乎完全淤積,蓴菜在這裡早已消失;至於雙連埤的蓴菜族群則不穩定,每因邊緣地區的禾草、莎草過度蔓延,使其覆沒滅絕。這幾年在宜蘭的中嶺池、崙埤池等地區已分別發現更大的族群生育地,且其植物體也較成熟,更可以看到開花結果的現象。另外,在清光緒20年(1894年)的一份文獻《雲林縣采訪冊》中也有一段記載:「朝經水沙連,暮宿大坪頂。……其上多白雲,其下產蓴莛。」其中的水沙連就是現今的日月潭地區,可見當時日月潭地區的水域,可能就有蓴菜生長。不過後來日據時期,工藤佑舜和佐佐木舜一在1929年對日月潭地區的調查中,並沒有蓴菜的記載,當時的浮葉植物只有眼子菜、芡、子午蓮、鬼菱和印度莕菜,因此日月潭在更早期之前是否有蓴菜的分佈尚屬存疑,但是從其環境的條件來看,筆者認為可能性極高。

蓴菜這種水生植物,葉漂浮於水面上,呈橢圓形,長約6至10公分,葉柄盾狀著生;和荇菜的外觀極為相似,不過荇菜的葉近於圓形,基部心形,故不難與蓴菜區別。蓴菜的花是兩性花,其花萼三枚,和花瓣的長像相似;花瓣三枚,暗紅色;雄蕊多數,約30枚;雌蕊離生,心皮約10枚。其開花(一朵花)的週期(life cycle)可分為兩個階段:第一個階段為雌花期,此期的雌蕊是伸長的,而雄蕊則尚未伸長,且花藥尚未開裂;第二個階段為雄花期,此時雄蕊的花絲已經伸長,花藥也已成熟開裂。整個花期的過程約需三天,而後果實在水中成熟。從這樣的開花過程,可以看出蓴菜的傳粉是透過異花授粉,而且主要藉由風力來傳播,然而傳播的距離很短(約1至2公尺),因此主要還是以鄰近的花朵為授粉的對象;此外也有發現少數的昆蟲為它傳粉。因此我們從蓴菜花朵的構造、開花的現象及生長在水域的環境看來,它正由蟲媒花演化至風媒花的一個過程。至於果實則為聚生果,卵狀橢圓形,長約8公厘,花柱宿存,呈喙狀;每一個果實之中約有種子1至2個,種子則呈卵形。

由於蓴菜的莖、葉嫩時富有膠質,做湯煮食,柔滑可口,自古就是一道有名的菜餚,早在周代的《詩經•魯頌》裡面就提到:「思樂泮水,薄采其茆。魯侯戾止,在泮飲酒。」意思是說:「在泮水之邊,可以快樂的採蓴菜。魯國的君侯大駕光臨,在此地飲酒,非常開心。」後出的《周禮•天官》裡面也有以淹漬的蓴菜做為祭祀食物的記載。都可以說明蓴菜在中國的飲食史上,曾經占有一席之地。

至於魏晉時代兩則有名的典故,更與蓴菜有著密切的關係。第一則故事是出自於《世說新語》的「千里蓴羹」【注2】:吳國的陸機到了北方,於是去拜訪王武子,北方人王武子就拿了數斛的羊酪,放在陸機前面,驕傲的對他們說:「你們江南有什麼東西比得上這種飲料呢?」陸機回答說:「千里湖的蓴羹,在還沒有放鹽豉之前就已經足以和羊酪媲美了!」「千里蓴羹」的名言便由此而生。

另一則故事則出自《晉書•張翰傳》【注3】:張翰,字季鷹,是東晉時候的吳郡人,他有很高的才華,也擅於寫文章,然而個性非常的率真自然,不拘小節,當時的人都稱他為「江東步兵」,後來齊王冏就征召他做「大司馬東曹掾」,當時齊王執政,政治情勢非常詭譎複雜,張翰曾經對他的同鄉顧榮說:「天下局勢如此紛亂,災禍隨時會降臨身上,但是擁有四海之名的人,想要求退抽身,實在是非常的困難。」兩人不禁就難過了起來。後來張翰有一回見到秋風乍起,於是想念起吳中的菰菜、蓴羹、鱸魚膾,說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意思是說:「人生在世最重要的是要能夠順應自己的志向,活得自由自在,怎能為了名利千里求官,而使自己的身心受到羈絆呢!」於是辭去官職,命令手下備車,直接回到故鄉。後來他的上司齊王起兵叛亂,失敗之後,他的手下官員都受到了牽連。張翰因為已經辭官,所以得以保全性命。因此後人對於張翰的明見遠識非常的崇敬,比如宋朝陳普在其《秋日即事詩》中就提到「季鷹自是知機者,一念蓴鱸便到吳。」正表明了對張翰遠見的讚許,而張翰「鱸膾蓴羹」的典故,也成為中國人思鄉的一個代名詞。

注釋:

  1. 東漢鄭玄的《毛詩鄭箋》指出茆就是鳧葵,三國東吳陸璣在《毛詩草木鳥獸蟲魚疏》中說:「茆與荇菜相似,江南人稱蓴菜或水葵。」明朝毛晉《陸氏詩疏廣要》也贊成鳧葵為蓴,不過明朝李時珍《本草綱目》中則只認為茆是蓴菜,而鳧葵則是荇菜。
  2. 《世說新語•言語篇》:陸機詣王武子,武子前置數斛羊酪,指以示陸曰:「卿江東何以敵此?」陸云:「有千里蓴羹,末下鹽豉耳!」
  3. 《晉書•張翰傳》:張翰,字季鷹,吳郡,吳人也。父儼,吳大鴻臚。翰有清才,善屬文(文今詩也),而縱任不拘,時人號為「江東步兵」。齊王冏辟為大司馬東曹掾。冏時執權,翰謂同郡顧榮曰:「天下紛紛,禍難未已。夫有四海之名者,求退良難。吾本山林間人,無望於時。子善以明防前,以智慮後。」榮執其手,愴然曰:「吾亦與子採南山蕨,飲三江水耳。」翰因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爵乎!」遂命駕而歸。

圖片說明:

  1. 崙埤池(海拔800公尺)
  2. 中嶺池(海拔900公尺)
  3. 崙埤池中的蓴菜
  4. 蓴菜葉橢圓形,盾狀著生,漂浮於水面上(雙連埤)。
  5. 蓴菜的花萼與花瓣的長像相似,各三枚,此時雄蕊已經伸長(林春吉 攝)。

本站所有資料均屬原作者所有,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若有使用上的需求,請與原作者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