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自然實驗室

TNL.org.tw

民族植物隨筆
2001年1月之1

植物與文明—從竹談起

每一個族群物質文明的發展,都取決於自然植物的運用,其範疇包括工藝技術的呈現,飲食男女的表徵,穿著藝術的生活,居住空間的建構,車船交通的往來;甚至於醫療嗜品的應用,婚喪儀禮的排場等,在在都與植物的栽培和自然分布息息相關。其它不論是部落發展的經驗,亦或是工業科技文明極度發展的社區,人類仍無法自外於植物世界。因此,本文將陸陸續續以人與植物的相互關係,探討植物資源保存與利用方式的重要性,也就是最近如火如荼討論的生物多樣性裡,有關文化多樣性的一環,如果冠上學科術語,那就是學界上最常採用的民俗或民族植物學(ethnobotany)。

植物可以是一種文化,可以是一則故事,也可以是一個圖騰。民族植物所要闡述的是一個族群與植物長期互動下所產生的文化。就以有名的莫維斯線(Movius’s line)為例,一個人類考古誤判的工具發展,卻適時反應了竹子的分布區域。故事的內容是這樣的:

有一個哈佛大學考古學家莫維斯(H. Movius),1943年在亞洲大陸進行考古研究,發表了遠東舊石器時代的調查報告,發現一條穿過北印度劃分兩個源遠流長的舊石器文化的地理界線,界線以西所蒐集到的,多是一批對稱而且製作平均,所謂阿秀爾期的手斧石器;類似的石器也出現於蒙古和西伯利亞。而華東與東南亞都沒有這類石器,而只盛行一種較粗製的斫斧。因此,1948年他提出了:「遠東區的文化發展遲鈍」的說法。後來另一位學者研究發現,天然竹子的分布與斫斧工具的分布是一致的。這個重大意義的發現說明了:「有竹子天然分布的遠東區,可以很方便的利用竹子宰殺野獸,所以石器的發展被植物運用的方式。」

竹子的種類約有1千種,60%集中於亞洲,英文的Bamboo這個字,就是起源於馬來西亞人於開墾土地、燃燒竹叢的爆裂聲時對竹子的稱呼。有史以來,竹子之於亞洲文化,等於是橄欖之於希臘或麵包樹之於玻里尼西亞。有竹子自然分布的地方,都把竹子的特性發揮的淋漓盡致,從日常生活的籃、盤,到巨型結構的屋、船,甚至婚喪儀禮都與竹子扣上了緊密的關係。在我國文人雅士甚至以竹子代表著所認同一的氣節與精神,蘇東坡的「無肉令人瘦,無竹令人俗」詠嘆,更說明了竹子與人的互動關係。
在台灣許多地方的地名都與竹子有關,如台北的竹圍、新竹的竹塹等,其當時都以生長迅速、栽培容易的竹子做為防禦或防風的功能。高雄舊稱「打狗」,也是因為平埔族馬卡道人,常在其聚落周圍種上刺竹林,一者做為防禦工事,一者防禦颱風肆虐,族人稱這種刺竹為「Takao」,後來才音譯成閩南語的「打狗」。其它地方如南投竹山、嘉義的竹崎等比比皆是,這些地方都與竹子的使用與食用很有關係。

在民間習俗各項儀禮中,竹子亦佔有相當重要的地位。如道教求神祈福儀式中,道觀廣場前帶著枝條的大竹竿,加上竿上的黑令旗,成了上通神明下通靈界的重要法器。漢族婚禮迎娶禮車上綁著有頭有尾的竹子掛上一塊豬肉,象徵白頭偕老的祝福。排灣族的五年祭,頭目及獵人手持竹竿刺福球;以及頭目家庭訂婚時,高豎的竹竿上掛著刀、槍、鹿角和山蘇花,祈求獵物豐收多子多孫。魯凱、卑南族結婚時,擺盪在竹製的高架鞦韆上,象徵著婚姻幸福。這些例子,直接說明了竹子與先民生活的關係,也間接說明了植物關係著文化的發展,也關係著族群的命脈。

圖片說明:

  1. 竹杯
  2. 莫維斯線
  3. 卑南族的竹製鞦韆

本站所有資料均屬原作者所有,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若有使用上的需求,請與原作者聯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