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山自然實驗室

TNL.org.tw

每週一花•2000年5月第3週

相思樹 Acacia confusa Merr. 


  千年桐的雪花尚未融褪,相思花卻已迫不及待地爬上枝頭,競相爭鳴。並將濃綠的相思樹妝塗得一身金黃,閃閃耀人。好似在說明著惱人的梅雨已暫歇,太陽正大放著光芒,相思綠林也正感受其熱力,如引線併聯般地四處引爆出燦爛的金黃。

[形態•分類]

  豆科(Leguminosae 或 Fabaceae)含羞草亞科的成員(亦有分類系統將亞科提升為科(Mimosaceae))。它的花序就如同含羞草一般,由許多小花集結成一個小球狀。這個亞科的植物大多為羽狀複葉,其實相思樹也不例外,只不過它真正的羽狀複葉,只出現在種子萌發後的第一片葉子;而後,這樣的葉子就退化了,取而代之的,將是我們樹上所見鐮刀狀、平行脈的「葉子」,而它卻是由葉柄特化所形成的假葉。這般葉子,還真是叫人迷惑啊;難怪它會取名為 A. confusa。這般的形態演化,可減少水分的散失而有利於對乾旱環境的適應。

  由於它的枝葉細緻綿密,遠望整片相思樹林,就好似一朵朵綠色的雲朵堆積在一塊;也有人說,它的樹形就像個放大版的青花菜。樣貌倒是容易認,再多看它兩眼,下次您也能大老遠就認出它來。

[分布]

  分布於菲律賓。在台灣島嶼生命的演化過程當中,不知何故,竟只侷限分布於恆春半島。

[用途]

  相思材質堅重而硬,耐衝擊摩擦及水濕等多項優點,於建築、農具、車輛、枕木、坑木等多有所用;又為最上等的薪炭材,因而大量造林,台灣的低海拔山區幾乎可說是到處可見。在瓦斯、電力尚未如此普及的年代,薪炭的需求量的確是很大的,早些年甚至曾直接配給木炭以作為薪餉的一部份,民生需求之大,可想而知。除了民生必須之外,木炭尚供給部分工業的需求。例如乾電池裡的炭粉,家用淨水器的濾心;以致今日相思木炭仍有生產。

[生態]

  當然,可製木炭的樹種有許多,但相思炭的發熱量大,且不出油,冒出來的煙不會刺激眼睛;這是它大受歡迎的原因。但縱然有這麼多的優點,恐怕都不足以讓它滿布台灣低海拔。台灣的環境多歧,也因而孕育了生命的多樣性。在眾多可作良好薪炭的樹種當中,我們恐怕無法再找出一個像相思樹一樣,對於環境立地是這麼的不挑剔,而又生長迅速的樹種。從潮濕到乾旱、肥沃到貧瘠,相思樹可說是無不適應。一個造林政策下達,無須太多的技術,任何環境均可造林成功,又能得到良好的炭材,真是捨相思其誰可比。

  隨著瓦斯、電力的普及便利化,現今已少有燒材燒炭生活者;隨著製炭業的沒落,相思林也就不再經營。然而相思樹是嗜光的先趨植物,相思子無法在鬱閉的林下更新生長。不再經營的結果,遂與原生自然的生命成長的機會,而今的相思林內,正是生機蓬勃地自然演替著。


本站所有資料均屬原作者所有,請勿以任何形式轉載、引用。若有使用上的需求,請與原作者聯絡。